利卡.格伦堡和里奇.维克托在涌泉市的酒吧里聊天,他们背后是被关在牢笼里的幼年变种人。我第一次来到这里,女市长给我的任务让我干掉酒吧老板(也是涌泉市的头号富人&头号坏蛋)的时候,我就在酒吧门口注意到这两位长相(除了发型)和穿着都一模一样的女士被保安拦住,我以为他们是姐妹,但随后从两人的姓名和对话上,我发现两人没有亲戚关系。

在老板被干掉之后几个小时之后,我在闲逛时再次回到这里,发现酒吧还在营业,而这两位女士像逗弄一只宠物狗一样逗弄着这个外表可怕的变种人。

游戏里的废土世界通常意味着可怕的浩劫和凋零的人性,然而在这个酒吧里,我感受到了古怪的温馨和可爱。当然,这只是《狂怒2》游戏体验中的一段小插曲。

如果你第一次接触《狂怒》系列,你可能会发现游戏一开始的剧情节奏太快——你醒来就发现世界上多了许多坏人,之后你穿上了其中一名死掉游骑兵的衣服,然后一支邪恶的军队把你们的游骑兵和你的阿姨(也是游骑兵领袖)都给杀了,再然后你在秘密基地发现了阿姨留下的磁带,她说你是秘密武器,于是你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后一名游骑兵。

接下来,你要开始闯荡废土,到处杀人和找箱子,一步步完成3个盟友的任务线,解锁和升级盟友给你的天赋,升级和升级游骑兵技能,解锁和升级武器技能……

看起来很无聊吗?其实并不是,可能我该换一种描述方式。实际上,在一个老套和单薄的剧情之上,《狂怒2》的最大亮点就是拥有酣畅淋漓的战斗体验,尤其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技能和战斗方式。

我绕过一扇门,发现两名敌人,掏出我升到满级的步枪,两枪爆头,游戏适时出现的画面慢动作代表这样做很帅(也代表很血腥)。紧接着,我在墙角用技能遥控引爆了两个炸药桶,走出大厅打开超载掏出霰弹枪,解决了剩下的3名敌人。趁我换弹的间隙,又新出现了2名敌人,我两个闪现到他面前,一枪托然后起跳猛击双杀,战斗结束。

      这种动动手指一切都灰飞烟灭的感觉让我畅快无比。

      在《狂怒2》里,你可以用枪械、能量炮,爆炸物、回旋镖和近战攻击来实现酷炫的打斗,还可以用聚焦、闪现、猛击、粉碎带给敌人匪夷所思的死亡方式,还可以用你强大的载具直接轰杀视线内的所有目标……这还不是全部。近年来的射击游戏已经让我习惯了想办法潜入偷袭和苦练枪法,已经很久没接触过酣畅淋漓的碾压敌人的快感了(想起了DOOM)。这甚至让我觉得有点可怜那些遇到我的敌人们了。一开始我选择了困难模式,游戏进行了两个小时后,我改成了噩梦模式。又过了几个小时,我发现自己开始不能好好玩游戏了,而是尝试着用各种帅气的技能或者霸气的超载对轰去实现任务。

      这种体验,就像我自己是一部电影的主角,必须要为观众们表现出不一样的战斗场面。毕竟想过关很简单,要赢的炫酷才重要,何况就算死了也没有太多惩罚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我已经非常熟悉《狂怒2》了,尽管严格来说,它的主线剧情只有8个任务。举个例子,在玩了7、8个小时之后,我才发现原来这个游戏也是可以快速传送的,而且找箱子是可以点天赋的。刚开始,为了快速提升战斗技巧,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变种人格斗大赛上;后来我沉迷于寻找方舟,获得了各种新式武器和技能,让我的战斗花样更丰富了;最后我又发现自己开始到处找人赛车,升级车辆就成为了最重要的事情。

在战斗和任务之余,就像我在文章开始提到的,游戏里我还遇到了许多人和事情。我最喜欢的消遣,就是站在涌泉市门口看卫兵对每个想进城的人肆无忌惮的评头论足。尽管他们的衣着行为都很奇葩,但令人悲哀的是,对他们来说,也许在这样一个狂乱的世界里生存下来已经极不容易了,最后却始终无法得到城市的认可。

当然,最后还是要提一下游戏存在的bug和问题。游戏里存在的最大bug就是闪退了,不过在我玩了10多个小时中只出现过一次。其他还出现过几段剧情CG中少了语音和字幕的问题。问题方面,最让人不爽的就是反复出现的特殊音效,比如开箱子,看笔记的时候,强行中断游戏放音效,听到后面确实会令人有些反感。希望在以后能得到改善。

如果你也像我一样喜欢或者想尝试狂野的第一人称战斗游戏,千万别错过《狂怒2》。最后,是我总结出的最重要的一句话攻略:在《狂怒2》里,一切都可以升级,一切都可以购买制作。千万别忘记这一点。